游客可在线试看,注册会员可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图片,VIP会员可无限制观看所有栏目。 语言切换:
热搜:

当前位置: 首页>> 家庭伦理>> 淫荡的妻子返回上一页

淫荡的妻子来源:亲亲木木动漫网 作者:七哥吧电影

我老婆叫欣怡,今年25 岁,尽管已过双十年华,仍然无碍她娇媚迷人的风姿,欣怡虽没有沉鱼落雁之貌,却长有柳眉凤眼,梁鼻樱唇,最折煞我的是欣怡的柳腰葫臀,最教人心醉的是幽谷下沿的迷魂乡,保证来访者彷如置身在五里雾中,欣怡恰好是『两峰梅岭手满盈、一把枝腰掌中轻』的可人儿。
托赖欣怡的母亲十分爱赌,所以欣怡自少便接触赌博玩意,小时候已经十分喜欢坐在麻将台旁边看着母亲『大杀三方』,欣怡曾经对我说她小时侯看到母亲胡牌时,挂在脸上的笑容是最温柔的,而且每次母亲赢钱过后更会买自己最爱吃的糖果,自此欣怡也专注地看母亲打麻将。长大后也在耳濡目染之下,养成爱好麻将这玩意了,到中学时期更不时找同学大堆『四方城』,现在结了婚没有工作,麻将已经差不多是她的『职业』呢!
  尽管欣怡也十分爱赌,可是我从来都不会责骂她,我总是敌不过她一副楚楚可怜的动人俏容,尤其是每当我正要为她因为玩麻将而忘记给我做饭,骂她的时候,她总是亮起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扁着可爱的小嘴,诸君教我怎样对这个楚楚可怜的『贤内助』动气呢?
  我是一位会计师,工作收入算是不错,所以只要到了周末,她的姐妹一有空就约她外出打卫生麻将解手瘾。本来我是不反对她打麻将的,而且我每个月也会给欣怡一定的『赌本』。也许因为她有这些『赌本』,所以她经常打麻将玩到天亮,不像那些结婚后还要为生计而工作的女人,可是欣怡就是变本加厉,让我不仅『衣食福利』方面上得不到照顾,连我的『房事福利』都给她强烈的赌性而被肆意忽略,真是可怒也!
  为此我尝试过减少每个月给欣怡的『赌本』,她就跟我反脸,三天不给我说一句话。我再次战败了,还被她威迫签下『不平等条约』,即是我不但不能再管制她去打麻将,而且我还要多给她『赌本』!
  只是这几个月是赶忙发出会计报表的日子,我天天在公司忙得不可开交,晚上回来已经的是筋疲力尽,也管不着她这么多。虽然我好像吃了很大的亏,但是每当我看到欣怡十分可爱的脸蛋、任性天真的本性,做丈夫的我就心里有一份保护妻子的责任感!何况只要多给二千就换来娇妻每天对我展示她可爱的笑容,就像某信用卡的广告说:『此刻无价』!
  于我被迫签下『不平等条约』两个月后,我开始接到几次男人找欣怡外出的电话,欣怡说他们是她玩麻将的伴,由于我不能再管制她去打麻将,所以只能容许她在夜间跟他们外出玩麻将!
  可是我作为丈夫,妻子时常夜间外出,我少不免担心她的安危,所以待到发好工作报告后,我趁工作没有很忙碌的时候开始留意她。有一晚她鬼鬼祟祟跟男人谈电话,接着说要外出应约打麻将,我看看手表都快十一点了,我担心她的安危,便说:「妳一个人外出会不会很危险?不如让我陪妳去!」
  没想到欣怡竟然扳着脸说:「人家一天到晚都在家,现在只不过打个麻将,你就要管,你别忘记你说过不再管我打麻将的事!」
  怕妻如命的我只好屈服说:「是的!我的欣怡要打麻将,我怎会说不呢?不过别玩得太晚!要是妳不给我一通电话的话,我会很担心的!」
  欣怡飞快地提着她的LV包包,一手抱着我说了一句:「还是老公最疼我!」然后往我额头上轻吻一下就走了。
  我立时从心里涌出一阵幸福的感觉,然后回过神,脑里面有点混乱,觉得还是有点不妥:『欣怡平时对我都不会这样,今晚怎会这样呢?』
我再三思量,也担心爱妻的安全,自言自说:「我不是要跟踪欣怡,作为丈夫担心妻子的安全不是正常吗?何况我只要她安全到步便回来不是没问题吗?!」可惜我做丈夫的保护妻子还需找借口,我怕欣怡知道我跟踪她的话又会对我大动干弋!我忍不住便戴上一顶鸭舌帽以便偷偷地跟踪,我跑下楼梯刚才看到欣怡已经走到街口转角正在截载计程车,我也截载计程车尾随在后,欣怡下车后,看到她深入一座旧大厦,里面进出的住户好像龙蛇混杂。
欣怡到了升降机,当我正为如何继续跟踪她而烦恼时,幸好当时只有她一个乘搭升降机,当我发现升降机停在七楼,我便知道她的位置。当我也到达七楼时,我发现公众走廊里没有充足的照明系统,好像不知何时会有人出现进行抢劫,除了害怕外还有担心欣怡的安危,几经搜寻,我看到欣怡停在一个单位的门前,敲门说:「是我,开门!」
  没多久,我看到一个满脸须根、光着身的陌生胖汉出来应门,看到他一身肥肉上的纹身,使我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感到无比厌恶。心想:『欣怡怎么会认识这群不三不四的人呢?』
  我把耳朵尽可能地贴紧在门边,听到欣怡不耐烦的说:「不要摸我!我是来报仇的!上次我打麻将输了三万!本姑娘今次要你们赔我老本……不……上次你们把我脱得光光的!今次我要你们输得裤子也没有!」
  有一把男性粗犷的声名笑着:「小浪货,妳想我们脱裤子是吗?我们现在给妳脱光光也可以。」接着又有两把男性淫秽的笑声传出。
  我知道里面至少有三个男人以言语挑逗我的妻子,同时也知道原来欣怡的赌性竟然是这么强烈!一夜输了三万还被他们脱得光光的!我快气晕了!气得不是钱的问题,尽管我那年尾三万元的花红都给她输掉呢,妻子的裸体被陌生男人看就已经教我气难下。
  可是当我想继续把故事的底蕴听下去的时候,我听见不远处传来脚步声,如果有邻人走出来,见到一个人戴上一顶鸭舌帽、跪在某家的门口鬼鬼祟祟东张西望,你会认为他是哪种人?哪人就算不是人见人抓的小偷,都会是偷窥狂。
  我真的很担心欣怡的安危,同时我也很担心要是被人家发现我是偷窥狂。由于在下是一位会计师,做事都讲求公信力,在权衡眼前的形势后,我决定先到楼梯避开一下好了。尽管我只是爱妻心切,然而被人误以为偷窥狂的话,我可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呢!
  单位内旋即传来一阵麻将洗牌的声音,那些声音你们会打麻将的都知道是很大的,我再不能单靠窃听而得到任何消息,为了得到在那单位内更多的资料,我唯有给欣怡打了一通电话。
  欣怡良久才接过我的电话:「是谁?老公……我在哪里?……我在阿美(朋友)家里打麻将啦!人家知道了!不说了,到我抓牌了!」
  我听着,也想着为什么欣怡无故要骗我在阿美家里打麻将呢?不过我也温柔地提醒欣怡:「别玩得太晚,妳打完麻将给我一通电话,我驾车来接妳吧!」
  没听到欣怡的回复,我便听到电话给挂掉的声音。瑟缩于楼梯的一角、像是准备抓奸的私家侦探『监视』那个单位的我,开始想着很多千奇百怪的『虚构』的情景:例如欣怡被三人强暴,欣怡输光了钱,再次在他们面前脱光光,想着自己心爱的妻子有可能受辱,我竟然感到莫名兴奋,看来我也许应该找一找那位当心理治疗师的朋友好好谈一谈。
  可是我想着,我在『监视』什么呢?基本上听不到房间任何声音,也看不到单位内的情况。我可不知道他们何时才打完麻将呢!而且我还得要在欣怡之前回家,现在自己没有藏身之所,所以我决定先行离开,然后再谋定而后动。
  可是我感到这趟是没有白走的,要不是自己跟着妻子来,我怎会发现她那么多的秘密呢?我想也许自己有一种想看到别的男人凌辱妻子的犯贱心理
                (二)
  往后的日子我发觉,那几个男人仍然时常找欣怡外出打麻将,他们是不是打麻将我不知道,可是我知道我的跟踪是没有办法帮助我知道事件的真相,所以我想了一个方法,就是瓮中捉鳖,与其让他们在自己地方跟妻子『打麻将』,不如反客为主让他们来自己的屋子『打麻将』,好让我知道事件的真相。
  为此我向欣怡讹称我接了一宗「大生意」,最少要在日本工作一个月。欣怡听到我这样说好像有点兴奋,一丝妩媚的浅笑悬在醉人的樱唇,水汪汪的凤眼显得不太自在,看到娇妻脸上流露复杂的表情,我忍不住嘲笑她说:「我这个老公不在,我看妳可以叫阿美搬到家里打麻将了!」
  欣怡如常扁着小嘴,往我胸膛打出粉拳说:「人家才不会呢!大不了便是叫阿美来我家里打一夜麻将吧!坏相,你就是爱数落我!」
然而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或许我此刻摸不清欣怡是否对我这丈夫不忠,可是要是欣怡在家红杏出墙的话便休想瞒我,全因我已经在家里安装了几部摄影机,也租下了附近的单位方便『监视』欣怡的一举一动,然后我便是『专心』地『出差』去!
  就在我『出差』后不够两天,欣怡便再次约着那三个男人来家里打了一夜性爱麻将,我也开始逐步知道事件的真相!
  牌局开始的头十五分钟,四人只是专注地打麻将,可是当欣怡给胖子放枪的时候,这个气氛就变得很挑逗,欣怡先用娇媚的眼神盯着胖子说:「死胖子,人家又给你吃了!」
  胖子则以下流的眼神盯着欣怡说:「照惯例妳放枪给我糊牌要脱一件衣服!妳……想我帮妳脱胸罩吗?」
欣怡伸出舌头,娇媚地对胖子说:「死胖子,人家就不脱!要我主动给你吃奶?我就是办不到!」 我心想欣怡是否要勾引胖子呢?
  那个须根满脸的胖子,转为用手摸捏欣怡的大奶子说:「妳不脱,我只好过去帮妳脱啰!」
  胖子把欣怡两座奶子像搓面粉那样挤成各种形状,然后脱去欣怡的胸罩,胖子开始吸吮眼前一对诱人的双峰。没多久胖子放开吸吮奶子的嘴,又继续打麻将。
我专注地看着欣怡跟他们眉目交锋,虽然妻子没有送予秋波,可她浑圆的眼珠已经够教人神魂颠倒,眼看欣怡乍羞乍愧地摸着牌,我有种风雨欲来的感觉,当欣怡的小手把这张牌放在台上,那个叫流氓勇的壮汉脸上袭上一阵淫笑,接着一只粗手翻开牌,得意地说:「人家的小媳妇,老子我胡了!」
  这次欣怡给流氓勇放了枪,只见流氓勇兴奋地数着自己糊了几多台,刚好数着十四台。流氓勇叹了一口气,熟稔地伸出一双粗手不停地来回抚摸着欣怡的奶子说:「妈的!十四台,还差一台!算了!浪货,给老子吹喇叭吧!」
正当我狐疑着欣怡会不会真的跟他做这么下流的事时,没想到欣怡趴过去拉开流氓勇的裤子,掏出阴茎轻轻的套动,一条滑腻湿润的香舌舔着阴茎的马眼。流氓勇在欣怡纯熟的技巧下濒临爆发边缘,忍不住用力地将欣怡的头压在身下,胖子的大龟头狠狠地撞击进可爱的小嘴,欣怡那张柔嫩的樱唇忘情地吞吐着胖子的阳具!
  欣怡被流氓勇憋得喘不过气说:「呕~~咳!咳!我差点憋死,你这家伙怎么那么粗鲁呀!人家又不是不帮你吃。」欣怡狠狠地给流氓勇一个白眼,却自动分开脚帮他吃鸡巴。
  流氓勇爽得大叫道:「妈的,好爽!妳怎么这么会吸啊?一定是常常吸懒叫吧?真他妈的爽!」他又开始抓着欣怡的头缓缓抽插起来。
  尽管我气得要命,我这时却为妻子的淫荡,也为那男人的罪行编了一个自我开释的借口:「也许那男人觉得我老婆是淫妇,她居然跪在地上帮一个第一天认识的男人舔鸡巴,才用言语如此的羞辱她吧!」我真是不知所云。
  流氓勇还不满意对欣怡说:「双手放到头上,挺起胸分开脚,张开嘴巴伸出舌头来舔!」
我心骂着:「这...这不是....欺人太甚吗?....竟然要我那...如花似玉的娇妻像妓女一样做出如此淫秽的动作......我....要...阻止吗?!」我知道我根本阻止不了,此刻自己正身处对面的单位,就算我要阻止也不能及时,而且我可能错过很多的「好戏」!
流氓勇活像皇帝一样站立着,而欣怡却听话地双手放到脑后蹲下来,挺起丰胸分开那双美腿,张开嘴巴吐出丁香舔弄流氓勇的男根。
受到美艳的女人以如此淫秽的姿态服侍着,任谁都不能硬撑多久吧!果然,没多久流氓勇发出一声吼叫,把一股浓烈的精液从马眼汹涌喷出,射入欣怡的食道里,欣怡感到一阵强烈的屈辱感。
牌局还是继续进行,有赖刚才欣怡跟流氓勇的淫行,气氛从最初欣怡跟他们互相对峙变成现在好像跟他们调情一样,我从欣怡的小动作知道她已经欲罢不能,我的心也随之下沉,因为我知道欣怡不久又会给他们放枪!
结果欣怡又给胖子放了枪十五台牌,胖子高兴地对欣怡说:「哗!我糊了十五台耶!想不到今天是我先吃妳!」
  欣怡没有任何挣扎,胖子便一把将她扑倒在床上,胖子还一面得意洋洋说:「我今天运气真不错,早上和一个朋友找到一个漂亮的幼齿,我们就轮流干她,我先干完,轮到朋友干。正当我感到无聊时,怎料妳这个骚货又找我在这里打麻将,所以我约他们过来一起干妳。哈哈!妳说我运气好不好?!」
我心却骂道:「他妈的....竟敢把我心爱的妻子当成...那些坠落的滥贷....我...!」好歹我都是饱读诗书的明文人,要我说起三字经可是连鸡皮疙瘩都惹来的呢!
  胖子的嘴唇与欣怡的舌头热烈地交缠在一起,欣怡一只温暖的小手轻轻的套动胖子的阴茎,胖子伸手将欣怡抱紧,双手来回抚摸着她饱满柔软的奶子!
  胖子揶揄欣怡说:「我操妳妈的大奶!妳跟老子说明白,妳是不是一条大奶的淫贱母狗?!」
  胖子掴了欣怡的乳房一下,一对饱满柔软的乳房便无耻地抖动摇晃,欣怡的奶子被他狠狠捏着,竟然享受地大声说:「好……好了!……是的!我是淫贱的母狗!」
  胖子满足地挺着阳具插入欣怡阴道,捏着饱满柔软的奶子,开始猛烈地操着欣怡。欣怡就这样被他干得到了几次高潮,胖子才满足地插在欣怡阴道内灌浆。为了欺骗其余两人,胖子先拔出插在欣怡阴道外的阳具射上两滩浓精,然后假装累坏了趴在欣怡身上,再偷偷插入欣怡阴道内的阳具用全身的力气射精。
  胖子闻着欣怡身体发出的香气,忍不住又紧紧的抓住欣怡的奶子:「跟早上的幼齿比起来,妳的奶子又大又软,老子要抓个够!」与她唇舌交缠。
  欣怡在胖子耳边细声说:「你这胖色鬼,怎么老是射在我里面!你不怕?!」
  胖子淫笑说:「母狗!我就是喜欢射在妳里面!」
  欣怡细声回应:「你真坏!」
我气得快昏倒,双眼却不争气的狠眐着面前的淫戏,其余两人可能已经被胖子跟欣怡的淫戏挑逗得欲火焚身,直到快喘不过气来,所以也催促他们回到麻将台上:「你们好了没有?」胖子跟欣怡这才依依不舍地放开对方,继续打麻将。
  欣怡的脸色又开始带着一点诡异的期盼,当然兴奋期盼不仅是欣怡,还有三头色色的淫狼。我相信此刻的欣怡已经满脑都是性欲,因为欣怡使劲紧夹的双腿再次放松,蜜穴顿时溢出胖子刚发射进去的子孙浆。
  只看到欣怡小手抓牌,抬起一看,欣怡的脸色突然妖媚起来,轻轻说:「真是见鬼!人家怎会抓到这张牌?!」然后她双眼大送秋波,小嘴发出淫秽的信息说:「就赏你们吃吧!」
  我就知道她的奸计终于得逞,三头色色的淫狼看到欣怡小手把这张牌放到台上,兴奋得手舞足蹈,欣怡果然故意给他们放枪。
  「一炮三响!小浪货!」
  已经『内射』过爱妻的胖子兴奋地说:「一炮三响!妳这小浪货,老子妳算准妳命中注定要吃我们的鸡巴!」
  欣怡『生气』地说:「一炮三响!还是每个人都是糊了廿五台之上,想想真不甘心。」
  流氓勇兴奋地说:「妳记得吗?要是我们糊了廿五台,妳要给我们怎样?」欣怡这时涨红着小脸,羞涩地说:「人家记得……要是给你们其中一人糊了廿五台,人家……要……要给他射……在子宫内!」
 欣怡聪明地帮男人放枪,她先把衣服输掉,让粗暴的流氓勇先糊出超过十台的『口交』牌。欣怡最喜欢跟胖子打炮,接着放枪给性技高超的胖子糊超过廿台的『打炮』牌,让他在自己体内发泄。欣怡最后便『大意地』帮所有男人放枪糊超过廿台的『内射』牌。
  「呃……不是……不要……呃……放开我……」欣怡虽然嘴里说着反抗的字眼,但手已不经意地『推』开流氓勇那只抓着自己奶子的手,享受他对自己的轻薄。
  「操……奶子真大,看起来就一副欠干样!」流氓勇眼神凶恶地用一双大手狂捏着我老婆一对丰硕的大奶,我看到欣怡痛得想要挣扎,他却疯狂地吸吮她的奶头,将欣怡挑逗得娇喘连连。
  「操妳妈的!这双奶子都不知道给多少人抓过了!」流氓勇又骂道
  欣怡被迫跪下来,屁股朝天昂起,她的大奶子被一群男人用手大力地握着,暴露出的屁股和阴户让流氓勇无情地狎弄着。流氓勇走到我妻子身后掰开她的阴户,用手指轻轻玩弄她的屁眼说:「母狗,妳的骚穴和屁眼真是美丽得很。」
  流氓勇看到来自于欣怡阴户的诱惑,也说:「操!妳这婊子的屁股也很大,操起来就一定他妈的爽!」他把脸凑到欣怡的阴户中,以舌头来回舔着欣怡的两片花瓣

點擊進入==== 〓㊣≤國産自拍免空精品下載≥↘05.24--1
點擊進入==== 〓㊣≤國産自拍免空精品下載≥↘05.24--2
點擊進入==== 〓㊣≤國産自拍免空精品下載≥↘05.24--3
點擊進入==== 〓㊣≤國産自拍免空精品下載≥↘05.24--4
點擊進入==== 〓㊣≤國産自拍免空精品下載≥↘05.24--5

地铁站抄底极品少妇,裙中裙欣赏一下 [19P]令你发狂的黑裙小丁美少婦光線不好掀裙拍,哇好性感[24P]经典 [疯骚贱客] “走光偷拍” 第一期[36P]多鏡頭偷看清純眼睛妹入廁開閃貌似被發現站著尿完[25P]黑色紧身运动裤MM [10P]被风吹过的大骚逼啊 [12P]长发丑女逛街 [11P]超市收银台偷照女孩[10P]斑马裙小妹 [11P]又遭遇实力派美女,外表很淑女,里面相当霸气[15P]在银行遇到个热裤MM,出来又遇到个长腿美眉,屁股是真大阿 [12P]模特身材长腿清纯黑丝美女[12P]短裤美女[12P]豹纹超短黑高美眉展示黑丝网袜[13P]偷拍浴室女賓部,真的好刺激 [10P]黑色超短裙黑丝长腿美少妇,这身材真是没谁了[10P]露逼界各个场景[24P]极品白嫩的大长腿[22P]漂亮少妇在小吃街穿热裤秀美臀[15P]柚木极品写真~夜间露出又骚又浪[20P]国模李妍熙[17P]靓丽高跟豹纹美女[16P]美女穿这么破的超短裤[12P]街拍美女欣赏 [10P]

偷看片子让小表妹看见田庄亲情叔叔和他的爱犬厨房韵事我和姐姐的淫乱史农家表姐母子柏拉图之恋淫姪与叔父乱伦自白双性人舅妈的性爱课程流星雨老婆换别人的女儿人妖变态家族进错房间的乱伦和妈妈的大胆性游戏肉奴隶母亲娇美的妈妈她是我妹妹超极禁忌别墅的秘密一家四口人乱伦搞大了妹妹的肚子诱姦妹妹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